-忘穌-

-喜欢一切喜欢的-

头像来自@打个喷嚏

23:00辣鸡打卡!

沫研会作诗:

#原耽国庆24h终宣#

浓墨画卷徐徐铺展
从远古至今朝
自黄泉至仙境
一览无余

离人惆怅惘然
归时笑逐颜开
此间悲欢离合
曲尽其妙

山林之间,炊烟袅袅
碧波万顷,青鸟啼鸣
万物为之而歌

【STAFF】

策划 @沫研会作诗
美工 @冉天生爱宝贝鱼香肉丝·超
提字 @鱼竹二月
文案 @只搓政宗的鹅

【时间表】

  0:00   @从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1:00   @大蜀山下玉无痕er
  2:00   @云横秦岭🍂 
  3:00   @鱼竹二月
  4:00   @Ella黎小仙女er
  5:00   @-Lauren-
  6:00   @玄沧。
  7:00   @林十六亭台
  8:00   @既白233
  9:00   @温山海
10:00   @清酒十三里.🌙
11:00   @藏锋归鞘
12:00   @春风野马
13:00   @小绵羊咩咩
14:00   @QQ小郢
15:00   @柍梓.
16:00   @旌旗蔽空
17:00   @朗姆酒兑水
18:00   @南烟
19:00   @冉天生爱宝贝鱼香肉丝·超
20:00   @限定心动李奶昔🍼
21:00   @阿夏夏uu
22:00   @只搓政宗的鹅
23:00   @-忘穌-
24:00   @朗姆酒兑水

敬请期待

tag是——原D国庆24h 
【原因:原/耽tag被/封】

感谢各位老师带我玩!老师们都辛苦了!

汐落:

今日月圆,愿与你共赏余生所有圆月。


提灯系列中秋24h到此结束了,感谢各位老师的倾情奉献。


STAFF:


策划:@枕幕席—TRACER85号


美工:汐落 @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 南岸


题字: @大唧唧仙女!!! 


文案:@巫山云雨。   @枕幕席—TRACER85号


 


活动参与名单:(均为lofter id)


00:00【字】 @璇瑾 


01:30【字】 @岑昒 


03:00【字】 @既白233


04:00【画】 @过刚易折。


05:00【字】 @饮途


06:00【文】 @-忘穌-


07:00【画】 @垚境w 


08:00【字】 @今天的皓月也有点丧


09:00【画】 @袋装花生米


10:00【文】 @应如是.


11:00【字】 @苏淮


12:00【字】 @长风如许 


13:00【画】 @十秋月


14:00【画】 @苏林易购


15:00【文】 @旌旗蔽空


16:00【文】 @琅然喻乔


17:00【字】 @卑微小妄过不了审核QAQ


18:00【文】 @巫山云雨。


19:00【画】 @丹忱


20:00【字】 @乔礼然


21:00【画】 @吸熊猫会上瘾


22:00【字】 @汐落


23:00【文】 @叶泠鸢


 


 


特别感谢:@胡桃桃子 @一片叶梓 @齊迹







 


我最后bb一句!


小飞机劳斯因为没有电脑没法加链接所以活动总结就由我来代劳惹!!


她真的好努力了让我们一起夸夸她!!!!



【提灯系列中秋24h|6:00】【韩楚】赴鸿门

ooc/私设/清水无脑流

我来拖各位老师后腿了。orz


-灵感来源:排骨教主-《赴鸿门》

-时间轴假定大结局后韩越出差。


/

停云霭霭,时雨濛濛。

楚慈望向天边,冰冷的空气烧不出如火的夕阳,天色愈沉,细雨零落飘散而至。

明明是初秋,雨气浸入皮肤却让人感到深秋一般凝重的寒冷。


本就是暮色四合的时候,路上的行人渐少,路灯亮起,照彻冷清的街道。抬头,楼房每层的窗也都接二连三被点亮。


楚慈独自一人走在街上,步幅相比往常显得格外不慌不忙,他甚至没有撑伞,全然不顾一身黑色的西服被雨点打湿。

走走停停,偶尔习惯性地看看手表。


——他今天去参加了一场葬礼。

这样的天气,也是真适合参加葬礼。

死者算是曾经同届的同学,死因是他不久前也经历过的癌症。同样的病症,却是无人救赎的悲惨结局。

而他自己,如今也是迂回在真真假假的世道之中,片刻也难脱身。


他一边认真地想着,一边选择了从安全通道登楼梯而上。楼梯间的空气阴凉潮湿,不至于像密闭的电梯一样令人窒息。

他看着脚下一阶一阶好像永远走不尽的楼梯,蓦地想起很久前高中语文老师曾说过的话——


“人死后骨化成灰,生前再多的恩怨就被放置在小小的匣子里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总有一天,连最后记得你的人也烟消云散了,算是灵魂也走到尽头。往世来者,大多贪生厌死;却不知浮生皆客,自己还未曾认真活过。”


只是这样想来,自己也算是置过一次死地,贪过一回长生了。


/

拧锁,开门,入眼是客厅大亮的灯光。

楚慈在心里小小地疑惑了一下,随即马上回忆并否决了自己早上忘记关灯和家里进贼的猜测。

……韩越回来了?


他随即平静地拔出钥匙,从善如流地后退一步,侧身出门。


但显然是来不及了——韩越听到拧锁声就快步走向门口,把一只手臂撑在门框中间——再小心又强势地把楚慈拉进屋里。


“外面下着雨,你去干嘛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楚慈,我一路不停地赶回来,你多说几句话能死吗?”


楚慈听到“死”字的时候回了回神,抬眼对上了韩越又气又无奈的目光。


房间的灯光通明,映在他眼里不过只能支撑一秒的迟疑,随即就平平淡淡得落在嘴边一句。

“回来就好。”

他的表情平静得异常,没有埋怨他一声不响地回来,也没有一丝阳奉阴违的愧疚。像是个没有心的稻草人,风来了就挥挥手,雨来了就点点头。

他的发梢甚至还向下滴着水,肩头处的衣服湿漉漉的,整个人像是被一层冰冷的湿气包裹,隔断了属于人间的七情六欲。


韩越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,就像是捧在掌心的霜雪刚欲融化,天地间又浩荡淋漓地下了场雨,雨后霜结雪冻,寒意就从掌心往心尖上冒。


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拥住眼前人,像是要囚禁住他的灵魂,彻底封锁住那颗没有温度的心脏。

“你先别动。”

韩越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声音中夹杂着不自觉的颤抖。

“我很想你,楚慈。”

而此时的楚慈其实是可以挣开的,可他却选择了安逸现状,渴望在这样的怀抱中温暖至死,甚至至死不休。

他们之间明明没有生硬的拉扯和蛮横的碰撞,却仿佛存在一场命中注定的搏击,亦或是灵魂深处的撼动。


/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有个同学因为肺癌死了,我今天去参加他的葬礼。”


他一边欲盖弥彰地云淡风轻着,一边把湿了衣角的西服外套脱下,轻挂在衣架上。

那神情就像说今天去听了一场讲座一样简单轻松。


对峙,沉默,而后心照不宣。


在一片沉默的寂静中,楚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开口说道。

“韩越,你知道吗,我现在活着,感觉每一时每一刻都在杀人。”他越过韩越走到卧室,推开了窗户。


窗外风雨琳琅,零零碎碎地落到屋里,顺带卷来被洗涤过的空气。


“我从没有过像现在这么清醒。”

他转过身面向韩越,轻轻笑了一下,眼睫下敛,遮住了目光。

“清醒地看着自己沉沦。”

沉沦于人世的一切,沉沦于温暖与美好,沉沦于你。

大概真如世人所言,相识设宴名叫“鸿门”。


楚慈仰起头,双手垂在两侧,眼神依旧晦暗不明,唇齿开合,再次不为所动地吐出薄情的话。

“你当初就不该救我。”


韩越觉得喉咙苦涩得厉害,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于无声处知有情,于有情处知众生。


他毕竟已经“死”过一回了。

再次重返人世间,需要多大的勇气呢?


/


韩越把一只手搭在楚慈肩上,另一只抬起他的下巴,迫使他抬眼。而后四目相对。


“楚工啊,人活世上,不应思考何时死去,而应去想如何去活。你这种高知识分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。道路迂回曲折,或许此刻跌入深渊,下一瞬抬头,就能守得云开,望见皓月清明。没听过一句话吗——‘得失如一,死生无二,正如无光不成影’。”


韩越的手被楚慈嫌弃地拍开,自觉尴尬地轻咳了两声,继续正色道。


“再者,你的命是我给的。换句话说,我希望你为了我,好好活着。”

韩越的语气不知不觉地越来越轻,最后几近听不见。


“我真的,死都想让你好好活着。”


人世间的生生死死、因果轮回,多得犹如清晨薄雾里蒸腾翻涌的水分子,指尖开合就能拢来一大把。可是恩多怨多、仇深恨苦,只要人生能尝得片刻甘甜,也就无悔在此间走一遭了吧。

“你怎么就觉得,我不会爱你一生呢?”

对于以前的韩越,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,而如今,他只觉哪怕是数十年的岁华逝去,也不过是只顾之间。

“你要相信,我爱你。”


空气中的水分子在雨后格外集中,阳光洒下就能缤纷成彩虹。


“我信你。”楚慈在钟表秒针的转动声中轻轻开口,“我也爱你。”

韩越的眼眶瞬间红了一圈,偏过头去,又听到楚慈带着笑意接着说:

“你现在应该吻我。”


——原来再次重返人世间,只需要一个你就足够了。


/

一吻落罢,窗外雨停。

两人已从卧室的窗边纠缠到桌角,映入眼帘的是桌上放着的一大包江南特产的松仁粽子糖。

“你去江南出差,怎么还带回来这么幼稚的东西,像哄小孩子用的。”他拿起一颗放在手心,隔着透明的包装袋打量。

小小一颗糖躺在手心里,褪去透明的外包装,是粽子一样三棱锥体的形状。麦芽糖稀烧制再冷却,呈出透光亮丽的琥珀色,夹杂着小小的气泡,像金色的海洋,也像太阳折射在瞳孔里的光。

“拿回来让你尝尝啊。”


楚慈一脸我又不是没吃过的嫌弃表情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乖巧地撕开包装放进嘴里。


他此刻一点都不想细细品尝,而是干净利落地把琥珀色的糖嚼碎。

麦芽的甜香混杂着松仁的清香,炸在味蕾竟是一片和谐。


“很甜。”他笑着说。

“没你甜。”他俯身吻住他。

楚慈就着那抹糖意接下了这个吻。


清淡的甜落在舌尖喉头,分一半用来抵死缠绵,余一半卷走流入心间。

而那一刻甘甜,也不见得就不会留存一生。


“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甜的糖。”


时光在逝去,温暖在温存,糖分有盈余。

乌云散去后的天幕,当有皓月清明,映照在此间的缠绵悱恻。


是百年一瞬,不贪长生贪红尘。


/

事后,韩越从背后环住楚慈,在他耳边轻轻地叹了口气,极轻地说。


“你现在是自在身,不要担心,也不必骗我”他还嘴欠地补了一句,“虽然也没瞒住我。”

韩越感觉怀中的人僵了一下,正准备用“晚安”敷衍过去的时候,突然好像听到了楚慈的一声轻笑。


“但我甘心困于方寸。”

甘心为你风月里捐身,命里赴鸿门。



*引用:

*《赴鸿门》歌词

*于无声处知有情,于有情处知众生。——大冰。

*得失如一,死生无二,正如无光不成影。——美剧《犯罪心理》。

*日子过得真快,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,十年八年都好像是只顾之间的事。可是对于年轻人,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。——张爱玲《半生缘》。


悄咪咪说一句:松仁粽子糖真的很好吃!

祝大家中秋节快乐!!!





打卡啦!准备开始肝!

沫研会作诗:

#原耽国庆24h一宣#

宇宙,即广宇自然,所有空间、时间、物质以及事物的总称,其是一个起源于自身结构组织,神话传说盘古开天地,女娲造人,事物相生相克,人们诞生于此,但它始终是个未知数。
  
人的一生,从青春到未来,从美好到消亡,头顶的星空依旧闪烁,漫漫人生,时长会看到烟火划破长空,在深蓝色的星空里绽放,光芒消散,转瞬即逝的闪耀,浩浩荡荡的星海,无数未知星体汇聚在一起,星光璀璨,美不胜收。

【STAFF】

策划 @沫研会作诗
美工 @冉天生爱宝贝鱼香肉丝·超
提字 @既白233
文案 @沫研会作诗

【时间表】

  0:00   @从羌
  1:00   @大蜀山下玉无痕er
  2:00   @云横秦岭🍂 
  3:00   @鱼竹二月
  4:00   @Ella黎小仙女er
  5:00   @-Lauren-
  6:00   @玄沧。
  7:00   @林十六亭台
  8:00   @既白233
  9:00   @温山海
10:00   @清酒十三里.🌙
11:00   @藏锋归鞘
12:00   @春风野马
13:00   @小绵羊咩咩
14:00   @QQ小郢
15:00   @柍梓.
16:00   @旌旗蔽空
17:00   @朗姆酒兑水
18:00   @南烟
19:00   @冉天生爱宝贝鱼香肉丝·超
20:00   @限定心动李奶昔🍼
21:00   @阿夏夏uu
22:00   @只搓政宗的鹅
23:00   @-忘穌-
24:00   @朗姆酒兑水

敬请期待

tag是——原D国庆24h 
【原因:原/耽tag被/封】

『我命由我不由天』


原谅我这么久才发。

八月来混个更。

几乎已经忘记自己是个写手(bushi。

【费渡0731生日快乐】

——如果有光,会是什么样的?

——费渡,你就是夜里的光。


我们的爱将同时光一样不朽,化成流水潺潺,流向远阔的心河。

今年的费渡生日快乐!以后年年岁岁都要快乐!


Happy birthday to FeiDu!

we really love you!

【元白】

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”


背景来自Sébastien DEL GROSSO


昨天去洛阳看了白园。
白居易真的是很温柔的人啊。


元白 is rio!!!

♡FLOWER

2018/06/07

给拾贰小朋友的生日贺文!这里也发一遍!


——for lover

——致我所爱之人


一个人笑起来是什么样的?

我在每个人脸上找到了不同的答案。

是远方轻而软的烟火拂过眉梢,是银河繁而漫的星光点缀眼睫。轻巧的五官会灵动地向你展示无可厚非的愉悦感,再化作悠长的笑意,在万家灯火中依稀得见。


目光流转处,是有生之年的欣喜相逢。

你眼角向下,唇角却提起,双眼的形状像天上的新月,人却如同清晨微露中等待第一缕阳光的花。等到有人撷去,还依旧在光芒中顾盼周折。


我在如花的年纪遇到如花的你。


我望向远阔的山河,望向人间的烟火,我会在你手心写下“十”和“二”,组成一个再平凡无过的“王”字。


愿君携梦十全十美,愿君拥爱成双成对。


一个人笑起来是什么样的?

是花一样的。

似你。



*flower谐音for lover. 致我所爱之人。

*化用了郭德纲老师的句子:“山河远阔,人间烟火,无一是你,也无一不是你。”

*你笑起来很好看,所以有了这篇文章。

*花是意象,代指一切美好。从刚开始你像一切美好的东西,然后才是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像你。

*你是个体,要活出自己的样子。

*希望以后每一年,不论我在或不在,你都可以去拥抱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,去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*“等待第一缕阳光”指黑暗之后终将黎明,而黎明之时必定光芒万丈。一定要向前走,跟着光。中考加油!

*是第一次写生日贺文。

*祝我的小姑娘,生日快乐。

*以后每一天都要快乐。



文/忘稣


♡【舟渡】世间之人皆薄幸

关于睡觉。甜的日常。


/


“师兄,晚安。”


费渡熄了灯,把自己融在黑暗中。身边人呼吸平缓,替他拉好了被子,手在黑暗中胡乱揉了揉他刚洗过的头发,然后从背后环住他的腰身,胳膊自然地垫在他颈下。


卧室的窗帘显然是家主人特意选的,两层重叠拖曳至地的帘布——外层深色用来防紫外线,内层则是薄薄的轻纱。


到了夜间,如果不是特殊需要,骆闻舟是不喜欢把窗帘彻底拉完的。总会留出一小部分,只拉上纱质的那层。


这样就会有浅浅淡淡的月光,透过薄纱,轻轻扬扬地洒在地板上,不知不觉间使整个房间蒙上清辉。


如果放在月光下仔细看就会发现,细而软的纱帘上用银丝作点缀,依稀闪烁着辰星般的光芒,与月光相衬,映满整个房间。


而被温暖怀抱圈住的费渡难得放软了姿态,回翻过身来与骆闻舟脸对脸,然后把头埋在他颈间,轻轻蹭了蹭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。

他的发丝就若即若离地扫过骆闻舟裸露在睡衣外的锁骨。


对方总会先安抚般地拍拍他后背,随即低沉的声音闷闷地传到他的耳廓。

“赶紧睡,别作妖。”


费渡在心里“哦”了一声,又继续得寸进尺往他怀里蹭。棉质的睡衣来回摩擦,似乎能嗅到对方身上柔和得过分的洗衣粉味。


他甚至能听到骆闻舟的心音,有规律地一下下搏动,叩击着自己紧闭的心房,带动着那半死不活的心脏都鲜活起来。

两重声音两厢重叠,纠缠不息,也分辨不得。


自此后将有月光悠悠而至,摇晃着点亮那盏不灭的心灯。

而灵魂则将在静谧中缱绻一生。


费渡背对着窗户,不觉身后的星辰月光倾泻而下,填满整间卧室。


而他们身处其中,仿佛是以爱之名,天地为床,银河作被。

那样的月光温柔万代,永世不灭。

就像颈间温热的体温清晰深切,眸中的爱意明亮温暖。


那个人在耳边轻声说。

“晚安。”


/

“世间之人皆薄幸。”

“幸闻舟渡我。”




大家六月好呀!中考高考都要加油!!!



『每个人都在笑,他的眼里却只有周自珩。』

『“我在等你”』


原文是 @️量子力学好难 老师的《Liquor》!!!从她入坑!我爱她!!!


又是一个神仙安利呜呜呜!等我看完原文就来搞摘抄!


♡自习 is rio!!!